当前位置:xmtp.cn资讯疫情下的横漂:“15天亏850万还是保守估计”,一
疫情下的横漂:“15天亏850万还是保守估计”,一
2023-01-23

“只恨我刚有点钱可以投到拍摄,又遇到一天亏五十万,不知道多久能重新拍摄,创业路上真艰难啊,这次要破产了,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等重新开机了,再燃烧小宇宙吧。”1月27日,影视剧《清落》的制片人陈益韬发了一条微博。

这一天,横店影视城发出剧组停拍通知,整个景区关闭,各大中小剧组纷纷停工,《大江大河2》《有匪》等知名大剧也发布停工公示。疫情之下,当然是大局为重、生命为重,但产业因此而蒙受的经济损失也是一个不应回避的问题:只有看清楚了、算清楚了,才能知道下一步怎么办。

剧组连接着演职人员、制作公司、播出平台,如同环环相扣的多米诺骨牌,一旦剧组大面积停摆,置身其中的各个环节都将受到影响。

《清落》总投资4500万元,拍摄周期80天,260人,男女一号都小有名气。这种剧虽比不上《大江大河2》亿元单位的大组,但也比草根网剧的投入大得多。“最难受的就是我们这种正在上升期的中型剧组,大组底子厚、耗得起,小组人少、处理灵活,我们则是在生死存亡之间。”陈益韬说。

彼时,网剧《清落》发布了开机微博

近一个小时的对话,陈益韬的处境会让很多影视人感同身受,这是疫情下影视产业里一页真实的写照。以下用自述的方式展开。

在剧组开拍了33天后,最担心的停拍通知还是来了。

1月27日,我接到了横店影视管理集团的通知,金华市政府要求所有景区封闭,所有剧组暂停拍摄。

关于横店影视城剧组的暂停拍摄通知

从去年11月27号开机,到如今的停拍通知,以及目前尚无定日的开拍日期,原本预计80天的拍摄周期,忽然变的遥遥无期。接到通知后,我们做了一个原地解散的处理,但是说好了开工以后大家都要回来,于是有100多人离开了,还有160多个人留在横店。后来浙江的公共交通也做出各种限制,出入横店没那么方便了。

1月20日之前,横店和全国各地一样,浓浓的年味并没有让大家太在意疫情这件事情。作为影视拍摄重要基地的横店依旧忙碌着,各大剧组如期进行着手中的项目。

那个时候,金华即使有确诊的新型肺炎病例也不在横店,而是主要集中在金华市,并且横店不属于返乡潮的承载地,没有人过年回家是回横店的。所以当时我觉得横店是不紧张的,最开始在横店也基本上没人戴口罩。

但随着疫情的愈发严重,我的剧组开始要求工作人员必须戴口罩,并强制要求配备医务人员,以防万一。当时连外面群演的戏我们也都撤掉了,禁止外用演员。主要集中拍长期都跟组的主演戏份。剧组的工作量也全部减少,正常情况下剧组一天的进度是拍摄6~7页剧本,当时我们一天只拍2~3页,日工作量也从12~14个小时,缩减到8小时以内。

1月27日停工前,剧组戴口罩拍摄(受访者供图)

把所有能想到、该做的严防都做了,其实就是就怕出事、怕停工,因为对影视剧组而言,停工是最大的损失。

但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这也没办法,国家的政策也能理解,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情。

剧组工作人员正在处理小道具,大家都戴着口罩工作(受访者供图)

虽然停拍了,那些已经搭好的景没法撤也不能撤、场景占用的摄影棚每天的租金等这些都是无法避免的支出。以一个场景平均8000元~1万元的租金来计算,单是我们剧组已经搭好的3~4个场景,一天的租金就将近4万元。

1月27日停工前,剧组人员均戴口罩工作(受访者供图)

在最开始停拍通知出来时,我也和横店影管集团的相关负责人沟通过,停拍期间能否不收租金,但其实横店也非常无奈。本身它的规模要大很多,横店也不只我们这一个剧组,光是租金这笔费用可能就会让横店影管集团损失几亿元,你让横店给优惠,但其实横店自己也青黄不接,所以他们也没办法。

850万元,这是我按照停拍15天估算的带给剧组的损失。

而这还只是一个保守估计。如果停拍一个月或者两个月,那么带来的损失就更大了,真要这么长时间,剧组就要考虑解散了。

前两天,高速还可以走,有些工作人员想走,有些还愿意观望。剧组的处理也比较灵活,都是基于自愿。愿意回去的,剧组报销路费。